Meta(前称Facebook)正面临来自欧盟(EU)的又一次隐私挑战这次的争议在于付费获取隐私同意的选择敬请关注有关这一发展情况的更多更新!#ENBLE #隐私

隐私权利挑战:尽管地区数据保护法律严格,Meta仍试图追踪和概述欧洲的Facebook和Instagram用户

前身为Facebook的广告技术巨头Meta再次陷入欧洲的麻烦之中。这次,隐私权益倡导组织noyb(None Of Your Business)向奥地利数据保护机构提起了投诉,质疑Meta在用户对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广告追踪同意方面的处理方式。投诉指称Meta违反欧盟法律,使用户授权更容易,而取消授权更困难。🤔

让我们回顾一下。去年,当欧洲法院无效化了Meta处理用户数据用于广告定向的法律依据时,Meta遭遇了重大的隐私挫折。在多年来隐私活动家的投诉后,Meta声称将转向基于同意的追踪模式。然而,他们向用户提供的选择并不那么简单。如果用户不想被追踪和画像,他们必须支付每月订阅费以访问无广告版本的平台。同时,那些想要免费使用的用户必须“同意”进行追踪。Noyb认为,这种做法使用户撤销同意变得过于困难,这违反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根据Meta的系统,要撤销同意,用户必须订阅每月付费服务,而授权同意只需一点击即可。这种不一致违反了GDPR的要求,即撤销同意应与给予同意一样简单。Noyb的投诉突出了Meta收费以保护用户隐私所固有的摩擦。他们认为,每年支付251.88欧元来撤销同意远非点击“确定”按钮那么容易。💰

对Meta而言,风险很高。违反GDPR可能导致高达全球年营业额4%的罚款。虽然这样的罚款可能相当可观,但Meta更担心欧盟监管机构强迫他们为用户提供真正自由选择拒绝追踪的可能性。这可能会对Meta在欧洲的定向广告业务产生重大影响,据报告,该业务占该公司全球广告收入的约10%。😬

在最近的常见问题解答中,奥地利数据保护机构解决了“付费或同意”的问题,指的是将访问网站的费用作为同意的替代方式。然而,它强调这种替代方式必须完全符合GDPR,包括确保同意具体且付款选项的价格公平且不过高。然而,欧洲法院(CJEU)目前尚无关于此事的案例法律,这使得这可能会通过今后涉及欧洲法院的案件来解决。📚

按照惯例,针对Meta的GDPR投诉通常会转至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DPC),后者是Meta在一站式机制下的主要数据监管机构。Noyb有关Meta“付费或同意”策略的投诉很可能最终会送达都柏林。然而,如果爱尔兰DPC启动正式调查,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作出最终决定,这与早在2018年5月提交申诉的Meta广告法律依据的案例类似,该案在今年年初决定。Meta也对这一决定提起了上诉。⏳

在监管过程逐渐展开的同时,欧洲Facebook和Instagram用户的隐私仍然受到Meta的支配。他们可以选择完全停止使用这些主导性平台,但在此期间,Meta继续从欧洲用户的个人数据中获利。然而,针对Meta的更多法律行动正在进行,包括去年西班牙出版商提起的6亿欧元损害赔偿索赔,声称Meta由于缺乏针对用户的微定向的法律依据而存在不公平竞争。

总之,Meta在GDPR下用于广告追踪和画像用户的选择空间已经大大减少。同意作为剩下的合法依据,公司对该选择的框架方法成为隐私行动的焦点。这一最新投诉的结果很可能对Meta的数据处理实践和定向广告的未来产生影响。⚖️

🙋‍♀️ 读者问答:

问:Meta可以向用户收费以保护他们的隐私吗? 答:Noyb认为,Meta向用户收费以保护隐私的做法违反了GDPR。法律要求撤销同意与给予同意一样便捷。支付每年251.88欧元的费用来撤销同意被认为过于高额,并不符合GDPR的原则。

问:奥地利数据保护局是否有权采取紧急行动? 答:Noyb已向奥地利数据保护局提出请愿,要求根据最近的案例法确定数据保护机构有责任提供有效的数据保护权利保护。然而,奥地利数据保护局尚未决定是否在此案中采取紧急措施。

問:如果Meta違反GDPR會發生什麼情況? 答:對於GDPR違規行為,處罰可能會很嚴厲,罰款高達公司全球年營業額的4%。儘管這樣的罰款可能會對財務產生重大影響,但Meta更關心監管機構是否會強迫他們向用戶提供真正的選擇以拒絕追蹤,這可能會破壞他們在歐洲的廣告業務。

問:有關隱私案件對Meta的監管決定需要多長時間? 答:監管調查和決定可能需要很長時間。例如,noyb對Meta在廣告方面的法律依據之前提出的投訴花了數年時間才作出最終決定。如果愛爾蘭資料保護專員(DPC)對“付款或同意”策略展開正式調查,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達成解決方案。